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大哥,你放下一句话,你到底怎么才能放过我们?”冯和堂憋屈到极点,他知道自己被这个混蛋抓到了把柄,说不定会往死里整自己。

    韩山等人也是气得半死,肠子都悔绿了,早知道这混蛋这么凶残,他们是绝对不会上去招惹,现在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这混蛋知道他们不能随随便便退出比赛,他还不趁机折磨他们,才有假呢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们?说话真是难听啊,我是这样的恶人吗?谁不知道我夏平最是善良,从来不会胁迫人,还乐意助人。”夏平露出一副义正言辞的人。

    善良个屁!

    冯和堂气得牙痒痒的,谁不知道你这混蛋最是凶残,以折磨人为乐,刚才自己就是被这个混蛋掰断了不知道多少次手臂。

    甚至他都痛晕了,都要被再次弄醒,谁敢说这厮善良,他立马和对方拼命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话他怎么敢说出来,他低头哈腰,一脸谄媚:“是是是,大哥是最善良的人,时间也不早了,不如放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比赛要紧,要是去晚了的话,令牌都被其他人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个恶魔身边。

    夏平摆摆手:“这个不急,有三天呢,时间长得很,我们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慢慢来?!

    冯和堂等人咬牙切齿,你这混蛋有时间,他们可没时间,而三天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要是不注意的话一眨眼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冯和堂咬牙道:“大哥,你到底想怎么样?划出条道来,如果你想勒索我们钱财的话,我们有多少可以给你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

    夏平摆摆手:“勒索钱财可是犯法的事,我可不会做,而且我也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想我再针对你们很简单,这三天时间,你们几个当我小弟,听从我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们走东就不能往西,让你们撵狗就不能撵鸡!”

    他说出自己的条件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是他思考很久的计划,想在这次预选赛获得出赛的资格,夺得一枚令牌,仅仅是靠着自己一个人是很困难的,必须有帮手。

    没有强力的帮手,也必须有强力的小弟,自己孤身一人,单枪匹马,恐怕会很麻烦,说不定会遭到其他学校学生的围攻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决定要招收冯和堂等人当小弟,壮大自己这一方的力量。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冯和堂鼻子都气歪了,这混蛋实在是无耻,狂妄到极点,居然还想让他冯和堂当这混蛋的小弟,想得美!

    想他可是堂堂天水城议员的儿子,还是新博中学老大,身边随从无数,从来就只有别人投靠自己,当自己小弟的份,哪里给别人当过小弟,这不是开玩笑吗?!

    “不愿意就算了,我也不会再折磨你们,因为我已经没这种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这冯和堂几人一脸不忿的样子,夏平摆摆手:“但是我会把你们关押在这大厦的地下室,就关押个三天吧,希望你们运气好,在比赛结束之前有人会救你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想动手将这些人全部捆.绑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