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众人看到叶尚杰俱是一愣,不明白他刚逃也似的跑了,怎么突然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还敢回来?找死!”

    厉振生率先冲了出去,伸手就要撕叶尚杰的领子。

    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,我是来给何先生送观音的。”

    叶尚杰急忙将手里的玉观音往前举了举,厚着脸皮说道:“何先生,我刚才是去给您买真观音来着。”

    林羽往玉观音上一扫,不禁挑了下眉毛,没想到这个玉观音竟然是真的,看来叶尚杰这是又回来求自己了,淡淡道:“您这是怎么了,不是说了不用我治病了,怎么突然间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何先生,我刚才那是开玩笑呢。”叶尚杰一脸讨好的说道,心中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?开玩笑你骂我们先生和叶小姐?!”厉振生冷声呵斥了一句,一掌打在了旁边的墙上,发出了咚的一身闷响,整个屋子似乎都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叶尚杰吓得身子一颤,脸色一白,把玉观音塞给老满,扬手照自己脸上就是一巴掌,接着另一只手也抬起来啪的又是一巴掌,两只手轮流在脸上扇了起来,一边扇一边说道:“我嘴贱,我该死,我该死!”

    本来他左脸就被林羽扇肿了,这自己在这么一扇,疼的他眼泪都出来了,但是没有办法,现在只有这样才能求得林羽的原谅。

    要是因为他得罪了林羽害死了老爷子,那他在叶家的地位指定一落千丈,估计家产他妈都不带分给他的。

    “力气太小了,没吃饭吗?”林羽扫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种小人,林羽没有丝毫的同情。

    “我该死!我该死!”

    叶尚杰赶紧加了加手上的力道,手掌扇在脸上发出了啪啪响亮的声响,没一会儿两张脸已经红肿不堪,嘴角也有鲜血缓缓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那您先扇着,我们进去喝会茶。”林羽笑眯眯的跟他说了一句,便叫着叶清眉和孙芊芊回了医馆。

    “何先生,我错了,我错了啊,你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叶尚杰带着哭腔恳求道,脸上已经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叶清眉看到这一幕只感觉胸口畅快不已,没想到叶家的人,也有如此难堪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叶老师,您尝尝这个蓝天玉叶如何。”

    林羽压根没搭理他,收拾着茶具泡起了茶,递给了叶清眉一杯。

    叶尚杰看到眼前这一幕,眼泪已经流成了海,手上丝毫不敢停。

    “何先生,我们叶总知错了,您就饶了,饶了他吧,而且您的条件,我们也都答应了。”老满见叶尚杰再这样打下去人都要废了,赶紧跑过来跟林羽求情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林羽倒茶的手一顿,转头望向叶尚杰,问道:“叶总,麻烦您先停一下,条件你们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,答应了。”叶尚杰如获大赦,急忙停下手,点点头,声音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叶清眉心头猛地一跳,紧紧的攥住了拳头,眼眶不由有些温热,这么多年了,她母亲失去的名声,终于要讨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来着?”林羽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让我大哥和大嫂去给清眉的母亲磕头谢罪吗?”叶尚杰急忙说道,“我大哥答应了,您放心,保证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我记得不是还有你们家老爷子吗?”林羽转头望向叶尚杰,故作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爷子?什么意思啊?”叶尚杰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叶清眉也有些疑惑的看向林羽,她并没有说过让叶家老头子做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吗,你们家老爷子,也得给清眉的母亲磕个头,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呢?”林羽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叶尚杰心里咯噔一下,让老爷子给那个烂货磕头怎么能行,那叶家以后在名都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,他慌忙说道:“叶先生,您记错了,这里面并没有老爷子什么事啊,是不是,清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,我记得很清楚,反正不管怎么样,必须得让老爷子也得跟着磕一个,否则我不给治,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没等叶清眉说话,林羽抢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清眉抬头看了林羽一眼,眼神有些复杂,如果能让叶家老爷子给自己的母亲磕头谢罪,那实在是太好不过了,母亲在九泉之下,也能合上眼了,但是她知道叶家那老头子的性格,是绝不可能做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“何先生……您这是要我的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尚杰再次哭了起来,见林羽没搭理他,他知道这茬躲不过去了,便赶紧走到一旁给大哥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真这么说的?!”叶尚忠听完叶尚杰的话,神情一震,接着一拳砸到了一旁的窗台上,脸上阴云密布,眼神变得冰冷无比,何家荣这显然是要撕他们叶家的脸啊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出去!我就是死!也不给那个贱货磕头!”

    叶树光得知林羽的要求后勃然大怒,抓起床头的水杯砰的扔了出去,砸到了墙上,随后他急促的呼吸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