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我怎么那么不爱信呢,你说雷家那老头跑了趟清海就治好了?”

    叶总吧嗒着嘴里的香烟,满是质疑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叶总,这事还真就千真万确,你知道,我跟雷家那司机关系不错,当时他说的很清楚,这个何神医每周都来给雷家老头扎次针,总共不到俩月的功夫,雷家老头的病就奇迹般的好了,本来滴酒不能沾的,现在他娘的比谁喝的都多,什么事也没有,你说怪不怪,都快要死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老满急忙说道,从他语气中可以听出来,他对林羽似乎特别佩服。

    因为雷家的司机跟他是好哥们,所以他认为绝对不可能骗他。

    “老满啊,你还是太年轻,说不定雷家老爷子的病根本就没那么严重,大家族里面的弯弯道道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叶总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什么所谓的何神医不是很感冒,但也不质疑,只不过认为就是个高水平的中医医生罢了,在名都这种水平的起码也能找出个三两个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大哥听说雷家老头的病都被这个何神医治好了,非逼着他来,他才不会这么远跑一趟呢。

    车子最后在叶清眉所住的小区前面停下。

    “叶总,到了。”老满赶紧下车给叶总开门。

    “就住这破地方啊。”叶总叼着烟瞥了眼小区,神色间满是嫌弃。

    其实叶清眉住的这处小区在清海已经属于中档小区了,但是在家大业大的叶家眼里,这种小区简直跟土屋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叶总和老满找到单元从楼梯往上走的时候,正好碰到一个身着白裙的靓丽女子往下走。

    “清眉?!”

    叶总看到白裙女子后脸上一喜,急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满看到一身白色百褶裙和肉丝打底裤的叶清眉,不由咕咚咽了口唾沫,这叶家的弃女还真是漂亮啊。

    “叶尚杰?!”

    叶清眉看到眼前的男人后眉头一皱,颇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,对你三叔这么没礼貌吗?”叶尚杰轻声苛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三叔?!”叶清眉冷笑一声,“我不是被你们赶出叶家了吗,你怎么还是我的三叔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都是你爷爷嘛……不过谁让你妈当年红杏出墙的,偏偏又被你爷爷逮了个正着。”叶尚杰颇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红杏出墙?!”

    叶清眉眼神瞬间冰冷的宛如要杀人,饶是她性子再沉稳,听到有人如此羞辱她母亲,她也听不下去了,这个帽子叶家已经扣给母亲十几年了,没想到现在母亲人都不在了,叶家还这么往母亲头上扣屎盆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有脸说红杏出墙,是哪个人渣先在外面找了狐狸精后又反咬一口的?!”

    因为愤怒,叶清眉白皙的面孔微微有些泛红,饱满的胸口一起一伏。

    想起那个叶家的长子、自己的父亲,她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!

    “混账!那是你父亲,你怎么能这么说他!”叶尚杰面色一冷,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?这种人也配称为父亲?!”叶清眉面若寒霜,心中愤懑,“他尽过一天养我的义务吗?我在叶家的时候他成天夜不归宿,何曾关心过我一句?我被赶出叶家后,他又何曾来看过我一眼?这种人也配叫父亲?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清眉啊,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记仇呢。”

    叶尚杰一听这话,自知理亏,态度立马大变,辩解道:“你父亲那不是也有他自己的苦衷嘛,等见了面,他会跟你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解释?不必了,他要想解释,就尽快去死,去九泉下跟我妈解释吧。”叶清眉冷笑了一声,接着转身就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叶尚杰来这里做什么,但是不管他要做什么,都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“清眉,清眉,你别着急啊,听我说嘛,叶家确实对不起你和你妈,我们也愧疚的很啊,所以我这不来找你了嘛。”

    叶尚杰一看叶清眉走了,立马急了,赶紧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叶清眉一听到他来找的是自己,不由有些意外,起初她以为碰到叶尚杰纯属巧合呢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叶清眉冷冷扫了他一眼,似乎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找你啊。”叶尚杰笑呵呵的说道,“我这不替叶家给你送补偿来了嘛,呐,这张卡里有一百万,你先拿着。”

    叶清眉看了眼叶尚杰手里的银行卡,有些讽刺的笑道:“叶家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慷慨了?一百万,可真是巨款啊,一百万就能买我和我妈这些年受的苦吗?不知道是你们叶家觉得我们娘俩贱呢,还是你们自己本来就这么贱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怎么说话呢,你这孩子……”叶尚杰皱着眉头,不悦的说道,内心却无不堪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