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小说
第三十七节 交心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七节 交心

    打架过程中,错手伤人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可是,用一根棍棒就把某人腿脚打成粉碎性骨折的情况并不多见。那需要极其强大的力量。况且,透视检查片子上显示,伤者骨骼碎裂的程度非常严重。甚至,有可能要截肢。

    齐元昌不由得一阵悚然。一棍子下去就能把人打成这个样子,这需要何等强大的力气?

    而且,死者家属这边的伤者数量,足足多达四个人。

    黄河的声音继续在齐元昌耳朵里回荡:“齐队,我查过之前的记录。落凤村动手伤人的这几个家伙,全都参与了之前围殴偷牛贼的案件。据说,他们那天晚上被死者打得很惨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后来还是围过来的村民多了,这才抓住机会把人打死。既然是这样,那么对付偷牛贼的时候,他们为什么一败涂地?那个时候,可是一对六啊!”

    齐元昌看着黄河,他现在也开始感觉这个案子不寻常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!先不要惊动他们,找找落凤村的当地领导,仔细调查清楚。这种连环案件处理起来非常棘手,最好是借助村民的帮助。否则,极有可能引发更大的混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个白天,刘天明都是在忐忑不安中渡过。直到天空中光线渐渐变得昏暗,临近下班时间,他才长长呼了口气,迅速换好衣服,走出了医院大门。

    敲开陈婆家房门的时候,她的神色很是警惕,尤其注意观望着刘天明背后,确定没有别人跟着,这才侧过身子,把刘天明让了进去。

    家里的摆设很简单。陈婆自己在沙发坐下,然后指着摆在对面的一把椅子,淡淡地说:“坐吧!”

    她仍然对刘天明保持着敌意和警惕,连水都没有倒一杯。

    刘天明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。他直截了当地说:“陈医生,能不能告诉我,你是怎么笨感染的?”

    陈婆非常专注地看了刘天明很久,脸上的皱纹因为紧张凝固在一起,声音也很冷淡: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刘天明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回复竟然会是这样。短暂的愕然过后,他脸上露出苦笑,然后点点头,开始讲述自己与小吴的那次外出接诊病人,说起了自己手指在车上不慎被针头扎破,混入了病人的血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面对陈婆警惕的目光,刘天明竖起手指。只是伤口早已痊愈,光滑的皮肤看不出有过任何破损痕迹。

    讲述完了自己的故事,陈婆陷入久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具黑色的尸体。我想起来了,那具尸体是从门诊那边转过来。没想到,你感染的时间比我还早。”

    陈婆已经习惯了“感染”这个词,而不是用“生病”作为理解。她抬起右手,将手背面向刘天明。在中指与食指骨节的旁边,有一道半厘米左右的划痕。颜色很淡,已经结疤。

    “我平时的工作,是负责整理那些尸体。”

    面对刘天明的坦然,陈婆也直言不讳:“停尸间的那个冷柜已经很旧了。我也跟领导反映过,说是应该换个新的,一直没有得到批准。总共三十二个抽屉,其中两个电路系统有故障,无法制冷。那天门诊送尸体过来的时候,我刚好手上有些事情没有办完,就让护工自己搬运尸体,也没有告诉他哪些抽屉是好的,哪些不能用……等到人走了以后,我才发现尸体被装进了十七号柜子,也就是其中一个不能制冷的抽屉。我一个女人,力气没那么大,但是这种事情不可能有人帮我。费了很大的力气,好不容易才把尸箱调换过来。我手背上的这个伤口,就是那个时候碰到了他的牙齿,不小心被划破的。”

    陈婆说话的声音不大,情绪也很安静。刘天明没有打断她的叙述,却可以明显感受到陈婆身体里涌动着一股愤怒,一股恐惧,还有淡淡的失落,以及悲哀。

    “我吃了很多糖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变得那么喜欢吃糖。你可能不会相信,一个晚上的功夫,我就吃掉了五公斤多的红糖。我很渴,又喝了很多水。那天晚上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身体热得发烫。我以为自己发烧了,可是脑子却很清醒。我到内科那边做了个检查,医生说是贫血,让我喝些糖水,补充营养,然后注意休息。哈哈哈哈……糖水……我已经吃了那么多的糖,居然还会贫血?还会营养不良?”

    陈婆突然之间怪笑,声音很大,眼角流出几滴泪水。

    刘天明完全可以理解陈婆此刻的心情。这种失落和痛苦,自己之前也有过。他默默地从衣袋里取出一包面巾纸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大山觉得自己很倒霉。空有一身魁梧的肌肉,居然还打不过一个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