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小说
第49章 元婴之威,雨殿神使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9章 元婴之威,雨殿神使

    西越冥雀谷,是一座绵延百里的大裂谷,终年被雾气笼罩,露出其中隐约的琼楼玉宇,颇有桃源仙境的意味。

    可惜,这里并非什么善地,而是越国赫赫有名的魔宗——鬼雀宗。

    来往的修士,或化作流光,或身骑异兽,呼啸穿入雾气之中。每当有修士进入山谷,便会被那阴冷的雾气刺激一下。

    明明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但冥雀谷的雾气,却给人神魂一种阴冷之感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,白衣黑氅,悠然随人潮,穿越雾气,进入冥雀谷,他的身影,丝毫修为不露,显得毫不起眼,并无人关注。

    但当他进入雾气的一瞬,忽而眼光一闪,微微一笑,“好阴冷的气息,并非冰雪之凉,而是神魂之冷...有意思,这便是‘玄阴气’的神妙么...‘天霜寒气’中,排名第七的寒气,可冻结神魂,不,准确的说,一旦吞噬‘玄阴气’,这寒气会在不知不觉中,改善修士的神魂强度...此物,倒是个宝贝,只不知,会藏在何处。想来玄阴气,定是极难盗取的,毕竟,师尊在鬼雀宗四十年,都没有盗取玄阴气...若是好拿,这种好东西,多半都被他顺手牵羊了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最让少年在意的,不是玄阴气本身,而是进入雾气范围后,丹田之内阴阳锁的微弱感应,似乎这里有什么,让阴阳锁极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少年,正是一路赶来的宁凡。不遮面巾,不露杀气,不显修为。他体格瘦削,笑容阳光,就好似一个凡人公子。

    进入雾气十里后,道路变得狭窄,更有鬼雀魔修巡守。原本踏天而行的融灵老怪,也纷纷降落于地,不敢再飞行。否则,是会受到巡守高手攻击的。

    只是天空之上,几艘宝光四溢的楼船,仍不降落,继续飞行。而纵然是鬼雀宗高手,都不敢拦阻。

    金丹高手!前来鬼雀宗观览收徒大典的,不乏其他宗门的金丹老怪。鬼雀宗收徒大典,十年一次,是难得一见的盛况。如今天离宗覆灭,鬼雀宗一跃成为越国第一魔宗,许多宗门各怀心思,盯着鬼雀宗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知道,鬼雀宗今年,会收到多少资质优秀的弟子。

    金丹高手,身份显赫,纵然强如鬼雀宗,也不敢轻易怠慢。

    宁凡驻步,抬头望天,暗忖自己若是取出七梅楼船,或许也可直接横行鬼雀宗,无人拦阻。不过这念头方一升起,便被其摇摇头,压下。

    七梅楼船,太过招摇,自己来鬼雀宗偷盗玄阴气,还是低调点好,虽然,宁凡有着老魔徒弟、蓝眉夫君的光环加身,注定处在风头浪尖。

    在宁凡摇头之时,身旁一个麻衣壮汉,朝宁凡走来,一副志趣相投的神情,“哎呀呀,这位仁兄,也瞧不起神仙么,老子‘云烈’,同样瞧不起神仙。神仙凭什么高高在上,凭什么高人一等...不过,老子还是要修仙,不然永远就低人一等,这感觉,真他娘纠结。”

    名为云烈的青年,长得颇具特色,朝天鼻,黑炭脸,面如锅底,卷发赤须,彪形八尺。相貌倒是魁梧,不过神情么,就有些玩世不恭了。

    玩世不恭的神情,如果落在宁凡这种俊朗公子上,或许就是风流倜傥,不过落在这丑陋壮汉脸上,就有点丑陋和滑稽了。

    但宁凡并未有瞧不起壮汉的意思,神情丝毫不动。人不可貌相,宁凡对容貌美丑,并不看重,他在意的,是这壮汉蔑视仙神的表情,与半年前的自己,很像。

    世间难有公平,适应修真界法则,才能存活,这是每个修士的悲哀。

    一旁几个辟脉修士,一听丑汉大放狂言,蔑视仙神,皆是冷笑。但旋即,被丑汉一个眼神扫视,竟皆背心一寒,速速闭嘴。

    路人皆是暗暗心惊,这壮汉究竟是什么人,气势怎的这生吓人?

    “仁兄如何看待仙神?如何看待凡人?”名为云烈的丑汉,丝毫懒得理会那些辟脉修士。一指天空的金丹楼船,神情不屑。

    他这话,自然是问宁凡的。云烈的修为,宁凡看不出,而宁凡的修为,云烈一眼看透。宁凡眼角一缩,这丑汉,修为有些高深莫测了。给宁凡的感觉,比鬼雀子等人强太多。

    元婴期高手...越国没有元婴,这高手,必定是从其他国家前来。

    宁凡见金丹楼船,不卑不亢,这表情,云烈喜欢。而宁凡看待云烈丑陋容貌,更没有半分鄙夷,这份心性,云烈同样欣赏,故而,才会关注宁凡,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修为,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。而仙,是站在山上的人。修为,是一个囚封人性的囚笼,而凡,便是困在囚笼里的人。若挣脱天地囚笼,凡可为仙。若固步自封,仙可堕凡。而在我眼中,金丹期,远远未成仙,至少,在那种绝世人物面前,无法称之为仙...”

    宁凡的眼前,浮现出乱古大帝的影像,一指碎星,一呼一吸星河逆动。那种**力,才有资格成为仙,甚至涅皇,都不配!

    宁凡的身体之内,有一根傲骨,并非傲慢,而是不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