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小说
第109章 宁尊!(第二更)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9章 宁尊!(第二更)

    (感谢candy、星夜的588暴击,感谢aa112562、青天不改打赏。这下,欠六更了...本周没有编辑推荐,裸奔第三周...有点悲哀,此书难道上架无望么,不管了,默默更新吧。5000字更新,我没有拆成两更,因为拆了不好看,就这样,继续更,兄弟们,我爱你们哈哈!)

    冰阳一现,整座紫玉空台,数万丈范围,俱被严寒笼罩,雪花飘落。

    此术施展,对白尊而言,亦是极其艰难。但威力,却极其壮观,一丝天威,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ri月星辰,为天地至尊之物,但凡与ri月星辰牵扯的法术,莫不是威力无穷。此冰阳,虽只是丹级中品法术,却带着一丝ri落的天威。且由白尊施展,便是金丹后期修士,能接下的也,罕有!

    “若你连此术也接下...老夫认输...但,你接不下!”白飞腾眼露冰光,这一刻,他心中无yu无念,无胜无败,有的,仅仅是心如冰川的冷静。

    但便是这冷静心境,在目睹宁凡纵身一跃,跃入冰阳之中后,其心境,大乱!

    非但白飞腾,满座高手,就连那乞丐青年也万万没料到,宁凡竟敢以血肉之躯,抗衡ri落之威!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...这可是天威之术...他竟然以身敌ri!”

    由不得白飞腾不惊。

    宁凡在应诺神秘女子请求之后,眼露决然,冰光一闪,遁入冰阳的攻击之中。

    仅仅接触那冰寒的阳光,宁凡一身肉身,便开始急速冻结,有若冰雕,甚至,连施展念守诀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发现,自己仍低估了冰阳之威...冰阳冰阳,其冰不可怕,可怕的是,阳!

    ri升月落,乃是天威,是修士不可触碰的领域。上古传说,ri为圣,月为帝,星为神魔。

    处于冰阳之内,宁凡虽惊不乱...即便念守诀无法防御冰阳,他还有最后一种手段...唤出念魄化身,仗着化身半步元婴的强横修为,击碎此阳!

    不过,在唤出念魄化身之前,或许,神秘女子会如之前所说,吸走紫厌冰霜,破去冰阳九成威力。

    “你若再不吸取冰霜寒气,则我,将击碎此阳。”宁凡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嗯...我传你一个口诀,此口诀,可稍稍抵挡‘真阳之力’...这口诀,就作为你帮助姐姐的回报吧...不过,此口诀,你莫要外传...否则...”神秘女子似有迟疑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外传。”宁凡仍是语气平淡,隐隐有些催促。

    若再拖延,被冰阳法力更加侵蚀,则宁凡纵然动用念魄化身,也未必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嗯...你听好了!‘北溟有鱼,其名曰鲲,北溟有圣,其名混鲲。北溟有ri,其名yin融。北溟有雷,其名雷恸’...”

    此口诀,女子念到此,戛然而止。剩下的,她亦不会。此口诀,乃是其偶然所获得。

    而听闻此口诀,宁凡面sè一动,心头跟着默诵。仅仅四句口诀,但方一吟诵,原本无可抵挡的一丝冰阳侵蚀之力,竟化作微风拂面,再无法伤到宁凡一分一毫,并渐渐开始,被宁凡所吞噬。

    那一丝侵蚀之力,名为真阳之力,是一种以宁凡的境界,甚至以雨界神皇的境界,都无法触碰的一种禁忌之力。

    一丝,微不足道,且被宁凡吞噬后,由于宁凡境界不足,而立刻流逝无踪,即便如此,仍在宁凡心境之中,留下了一丝印痕,对ri落,隐隐多了一丝明悟,却无法看透。

    而最让宁凡惊讶的,是储物袋中,那寂静无声的东溟钟,发出一丝澄澈心扉的道音,钟,响了,在宁凡心头,回荡起钟声!

    “东溟,北溟...此钟,或许与神秘女子所言的北溟口诀,有些联系...”宁凡心中隐隐猜测,但却心知,这其中的联系,绝不是自己一个融灵,能够猜出。

    虽不明口诀玄妙,亦不知东溟钟的玄机,但宁凡心头,却第一次认定,东溟钟,不凡!

    而他心头,不知为何,想起yin阳锁的玄yin界天地中,惊鸿一现的那轮半黑半白的巨大太阳。

    冰阳之力,再伤不到宁凡。yin阳锁女子,便趁机催动其某种法术,透过yin阳锁,开始吞噬冰阳之中的四品寒气,紫厌冰霜。此术,对她耗损极大,但看起来,紫厌冰霜对她更加重要就是了。

    身处冰阳之内,宁凡亦未闲着,他闭起双目,心头,似有所悟。

    感悟的,却是自己的心魔...眼前的,便是天威,在天威之下,心魔,分外清晰。透过内心,宁凡隐隐看到,自己内心深处,有一个极其yin冷的角落。那里,有他幼年的苦难,有他关押在合欢宗时的无助、绝望、仇恨,有覆灭天离的疯狂。

    那个角落,汇聚了所有宁凡的负面情绪,凝聚合一的话,便是心魔。但宁凡知道,自己的心魔,远远不止如此...比起这些负面情绪,最可怕的,是情关。

    金丹修士,需要斩情,所以,许多取巧的老怪,在金丹之前,不会寻找道侣,不会动情。他们的心,少了一丝感动,所以斩心魔之时,不用面对情关,仅仅斩去负面情绪即可。

    他们的心,没有过挣扎,所以斩心魔对他们而言,亦不会有太多效果。而心中缺了感动,他们的金丹修为,提升极其艰难。

    若有选择,宁凡宁可金丹之前,不认识纸鹤等女子,不留下情愫,这样,即便少了那感动,修为突破缓慢,亦比斩去纸鹤等女子的情感要好。

    可惜,他别无选择。yu破金丹,他必须和过往的女子,一刀两断...

    “我做得到么...”

    这一刻,宁凡蓦然睁开眼,空洞的眼神,望着眼前渐渐虚幻的冰阳,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不破金丹,则百年之后,涅皇袭来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斩却心魔,则遗忘纸鹤等女子,如此,则自己再口口声声,爱过纸鹤等女子,到头来,仍不过将她们,当做鼎炉。则宁凡抗衡涅皇,所守护的一丝温暖,又是什么呢...

    他的心,在挣扎,而这挣扎越难,越说明,即将面临的金丹心魔,强横无匹!

    心头挣扎念起,一丝苍茫的气势,在宁凡体内升腾,而天上劫云凝聚,此乃,引下天劫、突破金丹期的征兆!

    一瞬,宁凡神情扫去茫然,恢复清明,暗暗震惊,震惊自己,险些在此时此地,开始引劫斩魔,破金丹!

    成功率且不说,若在此处闭关,则至少需要数十年的感悟。突破金丹,原本他是打算去那神秘女子所说的遗世宫修炼的。仗着时间流逝缓慢,将数十年感悟,缩减到数年完成。

    他额头微微冷汗,散去心魔感悟,天空的劫云,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只是宁凡并不知,其心魔触动、引下天劫的景象,已让满场,寂静无言!

    冲入冰阳的宁凡,还活着!甚至,还在冰阳之中,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,毫发未损,并着手突破金丹天劫!

    其及时散去天劫,实乃明智之举,毕竟紫玉空台之上,灵气稀薄,在此闭关的话,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而老怪们之所以震惊的,并非宁凡引下天劫本身,而是其修炼的速度...太快了!

    入宗之前,是融灵中期修为,进入妖鬼林一月,便突破到融灵后期,等到半年之后赌战,已是融灵巅峰...且在赌战中,更彻底找到心魔,随时可破劫,闭关结丹!

    快,太快了...越国,将诞生一个几十岁的金丹修士了吗!这,这简直是妖孽资质!

    而一切修为高深之辈,如鬼雀子、松峰长老,更如那乞丐青年,则在宁凡天劫摇晃之际,隐隐看出宁凡心中的挣扎。其中,对宁凡了解最深的鬼雀子,更是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明白,宁凡为何挣扎...因为此子,有太多红颜羁绊...他,会选择遗忘么...

    宁凡有过挣扎,ri后突破金丹,定是首屈一指的高手,修为速度,更会一ri千里...但他,会如何选择,会选择结丹么?

    鬼雀子的脸上,露出一丝羞愧,就连他自己,结丹之前,也未留下任何情债,只结丹之后,方才与蓝眉之母,结下情愫。他不敢触碰那斩情之关...

    白飞腾的脸sè,再次yin沉下来,而yin沉之中,更深的,则是恐惧。

    自己的冰阳坠之术,竟然完全伤不到宁凡,反之,还促使宁凡,彻底感悟了心魔...

    而不多时,白飞腾目光一颤,他发现,冰阳,竟开始虚幻,甚至碎散!

    “这可是,天威啊!”

    白飞腾后退两步,稳住身形,再次打出数道法力,汇入冰阳之中,试图稳固冰阳。但立刻,他眼角一缩,露出惊骇yu绝之sè。

    却见冰阳之内,一点黑火,隐隐升起,并立刻,席卷四维,将所有冰气,一一焚灭。

    “碎!”